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蒋品超:呼唤英雄(外一首)

349

——因大庆工人为不公的待遇数万人上街游行难受而作

 

人不站起来怎么会有崇高

天不爱弱小如何能算广袤

谁说这世间已不再有英雄

不是你目光短浅未看到那片风骚

就是你心志脆弱被猎枪吓退了呼号

外表的繁华掩盖著满身的脓疱

上溃下乱这个世界

并不是你们看到的

锦绣一片江山娇好

无胆的医生绝不会显出医术的高超

垂危的病体偶尔也会出现回光返照

那些喑哑的哭泣你们应该体会

他们心底的哀嚎;那些无助的呐喊

你们应该听懂他们微薄的需要

是什么造成大批大批的官僚

为所欲为明目张胆东倒西倒

是什么招惹城乡遍地的百姓

呼天抢地泪水滔滔无依无靠

是什么致使那么多思乡念亲的国人

甘愿避开生他养他的国土去做一个偷渡客

象无头的苍蝇即使没有目标

也要在异国的土地上忍受军警的缉拿

颠沛流离东躲西逃不惜将宝贵的性命丢掉

是什么招致成千上万的学子

学问满抱却象乞丐一样

宿路边住街角衣食无讨工作难找

是什么让那么多在岗的职员

身在曹营心在楚汉苦闷不安

人心涣散这山望着那山高

是什么导致工厂无工银行停摆

农人卖出了白棉金稻收回的竟是

无法靠它养命度日的白条

商家商品堆积如山凄惨经营

进一次货赔一次本

忍无可忍只好纷纷倒掉

街道行人鬼鬼满街流浪

无所事事象在静等中渴望能

逮住哪一个不留意的耗子的一只只野猫

出版者出版不出好书

写作者作品无处发表

医院寥落空著一间间空屋

病人无钱躺在自家的病床上捂痛惨叫

国是失据百业萧条

大庆大庆原是一面工业的红旗啊

是这片国土屹立在世界

曾经久久让人们引以为荣的自豪

是多少人呕心沥血生死相抱

为这东方的人类托起的一副难得的至宝

如今在这静止的改革里

在这痛楚的转弯中也已经进退维谷

风雨飘摇象渤海湾上那架曾经坍塌的钻井台

正上倾下斜不甘心塌倒

却不知道该如何才能不去塌倒

那么多的怒吼在警钟鸣叫

那么多的哀求就象在向生存告饶

不忍的心没有人不把悲悯的目光投向那里

没有人不凝聚著揪心满怀的关照

苦难的症结在一一显露它腐败的征兆

无力的百姓在无助的渴望中

人们应该看到他们在急切的等待著

等待著那把利落的手术刀

天地还有苦恼

天地肯定还有奔向它的思潮

这片国土这片多灾多难百业待举的国土啊

谁才是那个真正的英雄

谁才能痛定思痛为民舍命

才能举起那把锋利的手术刀

才能为他们为那些期待中的百姓

为那些破碎不堪的百业

切除痛苦的病灶

将那不公的分配不轨的体制

彻底干净连根斩掉

换以新血换以制衡

换以这天地间正确的生存之道

让无力摆脱弱小

让无助得以依靠

让无情敞开怀抱

让无奈收获目标

 

200213于洛杉矶

 

我的心如此难安

题记:《呼唤英雄》一诗在大陆网站贴出后立即被许多网友在其他地方转贴。在其中被转的一贴后有一位叫诗神的网友跟贴了大庆下岗工人游行的现场照片,照片上工人们手拉写有“工人要饭吃”的横幅、诚惶诚恐站在街头,场景凄惨,看后心痛难忍,愤然而作。

 

共产,共产

几十年一场大梦

共去了你们所有的财产

现在,梦醒了

你们却只能眼巴巴靠边站

只能眼巴巴望着权势者

尔虞我诈你争我夺

商议着他们的瓜分案

眼巴巴看着自己的血汗

流进他们的腰包

而与你们无关

 

共产,共产

几十年一场大梦

共去了你们所有的财产

现在,梦醒了

你们竟如此凄惨

竟丧失了赖以活命的饭碗

一个个站在那里

都成了落寞无助

游街乞讨的可怜的穷光蛋

上天给了你们这条命

你们将靠什么

才能将它度完

 

改革,改革

改革是人民的呼唤

不应该将人民欺蛮

改革,改革

改革是上天的使命

不应该再是另一场掠夺战

改革,改革

改革务必将公有的财产公平分摊

务必是为人民的利益谋福利才算完满

为何它却让你们衣食不保

为何它却让你们无助孤单

望着你们为了一碗活命饭

站在那里,手握横幅心惊胆颤

唯恐又遭逮捕押管

我的心如此难安

如此如此难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