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凌沧洲:村庄的河流上漂浮着尸首

347

1问苍茫大地

 

这是苍茫大地

浸泡在泪水和希望中的大地

浸泡在绝望和呼喊中的大地

这是神奇的大地

每天,每时,每刻

都有神奇的故事让人瞠目结舌

 

这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城市

这是杂草丛生田园荒芜的村庄

这是洗浴城桑拿中心的喧闹

这是行尸走肉道貌岸然讲话报告

这是淫床上肉体碰撞之戏

权钱弹簧铺垫的席梦思

驮着权贵富豪们肥大的身躯

 

这是五毒书记三光书记三玩市长

用体力和邪恶刷新好色的记录

这是副部长的官太太纠集打手

打得威风凛凛的警察跪地求饶

 

这是豪门的宝马和奥迪

除了炫耀动能还能撞人

撞人后还可把人拖入车中暴打

这是寒光闪闪的刀片

黑社会打手与老板合流

砍向手无寸铁的讨薪民工

 

这是城市即将破产的中产

背负着房贷月供的蜗牛

这是席地而坐排队抢号的市民

为一套并不便宜的住房被人玩残

在炎热和雨水中煎熬

这是悲愤交加上告无门的业主

因为开发商和物业的欺诈而

受尽凌辱

 

啊!豪门这贪馋的狗

开发商这贪馋的狗

在大地母亲的胸脯上

肆意小便

 

这是塔吊,这是广告牌

这是地狱边缘,死神的家门口

城市的异乡人,失地的农民

他们的业余爱好是

上塔吊看风景吗?

这是房顶

下面就是滚滚车流

这是自家多年的住宅

推土机隆隆就要夷为平地

为城市增添新的高楼

为开发商的钱囊造血

为官员增加鸡的屁

他们,难道是吃撑了

窜上房顶,为的是炼炼胆

克服一下自己的恐高症?

 

这是我们的姐妹

在高温的拉丝车间中窒息

在酷暑中因为热死累死

这是我们的姐妹

在家具厂门口脱衣讨薪

这时代的风采

将几千年文明的尊严剥光

这是我们的姐妹

被人活活推出宾馆窗外摔死

这是我们的姐妹

在“特殊性行为”中神秘死去

而被告“证据不足”宣告无罪

这是我们的姐妹

在老师的百般刁难下

无法进入考场

愤而沉湖自尽

 

这是我们的孩子

在狂暴的父亲手中

因为非人的户口

而活活摔死

 

这是我们的老母亲

贫穷而卑微的老母亲

因为捡了十几个空塑料瓶

而遭到拘禁

 

这是你的故事

也是我的故事

幸福的人红光满面高唱幸福

不幸的人在门后咀嚼自己的不幸

 

这是黑夜的大地

这是祖国母亲苍白的容颜

这是你的儿子们无力的呐喊

这是生活,真实,残酷

每时每日,每月每年……

 

2村庄的河流上漂浮着尸首

 

这是几千年的村庄

村庄的河流上漂浮着尸首

在焚书的大火映照下

我看见那些不瞑的眼睛

等待未来世界的安魂曲

秦汉唐宋明

被阉割的司马迁

被流放的李白

“魂如汤火命如鸡”的苏东坡

而今你们还能为苦难的人歌唱吗

蒙元与满清

屠城堆积的尸骨

汩汩的鲜血还在奔腾吗

文字狱的冤魂

是否还在村庄上空游荡

 

这是几千年的村庄

村庄的河流上漂浮着尸首

从矿山的深处

在黑暗的地底

漂流出一茬茬矿难的尸首

唐山地震,渤海沉船

克拉玛依的大火,沙兰的大水

这村庄河流上的尸首

漂浮,漂浮,漂浮

每一具尸首的背后

都是一滴凄惨的眼泪

 

缝制的尸布在哪里

谱写的安魂曲在哪里

是不是要等死亡的尸首

淤塞了河流

才有黄沙和大火

掩盖这尸首的河流?

 

3燃烧的泪水

 

听,隔壁有人在哭泣

是年迈的母亲

哭泣她消失的儿子

还是年幼的孤儿

哭泣他死去的母亲

 

听,隔壁有人在哭泣

听,隔壁的隔壁

也有人在哭泣

这不是光天化日下的嚎啕

这是黑夜中有人在独自饮泣

 

这是低沉的哭泣

低到隔壁几乎听不见

这是歇斯底里的村庄

村庄的高音大喇叭

天天在播放陈词滥调

仿佛一只巨大的消音器

让隔壁的哭泣掩埋在夜风里

 

听,隔壁有人在哭泣

哭泣的声音如此凄凉

听,风在哭泣

听,雨在哭泣

为这些不幸贫苦的人

为这些幸福但麻木的人

 

不要再说寒夜中没有火光啊

不要再说寒风中没有温暖啊

石头,河流,都在燃烧

沙漠,平原,都在燃烧

房屋,村庄,都在燃烧

哭泣,泪水,都在燃烧

 

让我们为姐妹擦去泪痕

让我们安抚年迈的母亲

年幼的孤儿

让我们几千年的文明

不再沦陷在麻木和冷酷

让我们高扬起头颅

大声说出人的尊严与自由

 

让我们的笔墨说话

让我们的键盘说话

让我们的眼睛说话

让世界和未来

听见我们作为人的声音。

2006728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