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许强:为几千万打工者立碑

340

——时代说:孤独……迷茫……徘徊……挣扎……绝望……煎熬……

 

许多躺在南中国这块砧板上的虚弱命运

被一个时代的刀捉住,小心翼翼,片片切开

加两滴鲜血、三钱泪水、四勺失眠

然后,从青春的体内提取出无形的核能

用几千万颗漂泊的头颅在南方大地上一擦

一锅打工生活顿时沸腾起来

被剥了皮的打工故事,在锅中翻滚,呻吟……

 

——在别人的城市中,为什么我们的心灵

只能戴着脚镣、手铐,在砧板和热锅间

一点点耗尽自已的青春?那一双双冷漠

热闹的筷箸到底吃尽了多少打工人的血泪

我们声尽力竭,敞开喉咙发不出声音

我们多少被机器吃掉四肢的兄弟姐妹

凄楚惨叫,叫不回脸朝背面的公道

 

劳动法是纸做的利剑,只打雷不下雨

没有人去想珠江三角洲,现代的文明灯火辉煌

是来自我们,来自几千万热血澎湃的青春悄然流逝

为什么南方常常暴雨?那是我们内心越积

越厚的乌云,在碰撞,呐喊

有谁伸出过手抚摸过我们内心的伤口

走在坚硬的粤语中我们四处碰壁头破血流

我们被冻僵的表情只能靠依偎的乡音取暖

 

南方啊,我们多想敞开真诚的胸怀把你拥抱

但我们总是如覆薄冰,若踩针尖

苍白的脸庞,面有菜色,形容枯槁,布满忧愁

我们,一群群侯鸟,一个个城市不住驱赶

我们无处栖身,疲惫是我们迁徙的行囊唯一的财富

人流涌动的漩涡有多少溺水而亡的灵魂呵

亡者,亡者……让我们为你立一座碑吧

在广州火车站广场中心,在东莞街心公园

让每天南来北往的打工者,让每个游荡不定

四处流浪的游魂,能用目光轻轻抚摸你沉睡的脸

亡者呵,亡者……我的兄弟或姐妹

一个时代的苦或痛,有谁能够言喻

几千万人的心点亮灯,影却默然无声……

 

一声忧愤,我的口中喷射出大口大口满含鲜血的文字

该我们出场了,一个时代已经翻开崭新的一页

我的兄弟姐妹我们已沉默太久,内心的鼓声震天动地

让我们自己给自己灯光!让我们自己给自己舞台

筑起一座精神的炬台吧!让一种光芒照耀或缝补

我们内心的千孔百疮!不管你是在汗流浃背的车间

或是在无处栖身的街头!有一种声音

在为我们的生存有力的鼓掌,有无数握着笔的手

在为我们撞击着生命的洪钟!漫长的黑夜

短暂的黎明一切都会过去,不要徘徊挣扎

不要绝望煎熬,我的兄弟姐妹

只有信念才是不竭的骏马,带你脱离黑暗

奔向无尽的前方!南方不会相信眼泪

就让我们象沙漠中的仙人掌长出叶刺

刺向现实这个无情的对手吧

 

一路上要经过多少风雨

要肩担多少如山的屈辱

我又想起了那个让打工者集体下跪

把打工者的尊严和脸踩在脚下

被无数报刊狠狠煸过耳光的韩国老板

一滴一滴的酸涩象没有关紧的水龙头

在南方天空中滴嗒,滴嗒……

在现实生活中又有多少被汗水磨得褪化的眼睛

眼前的视觉一片麻木。那些羔羊般的眼神象刀

割破了我握笔的手,快意呵,快意……

许多的文字象血一样从一个时代的伤口破闸而出

我的笔尖舔着浓重的腥气,兴奋无比

 

从深圳地王大厦飘下的一滴泪水

带来的飓风使我摇晃不止

站在这个时代中间我们还能心如止水吗

 

作者简介:

许强 , 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打工诗歌代表性诗人之一。1973年生于四川渠县。94年毕业于西南财经大学。94年南下深圳。先后在深圳,东莞,惠州,苏州等地打工。诗作散见《诗刊》、《星星诗刊》、《绿风诗刊》、《中国诗人》等全国100多家刊物。《中国青年》等全国几十家报刊曾有报道。中国南方大型民间诗报《打工诗人》创办人之一、《打工诗人》网站版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