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马亭华:关注民工(组诗)

338

◎ 当血汗钱被包工头卷走之后,你爬上了楼顶

 

一张招工启事,就能把你推上40米高的楼顶

你本来是有恐高症的,但你还是爬上了更高的楼房

大楼还在拔节,肥胖的你向燕子学习走钢丝

你说能为孩子多挣两个学费值得,上刀山下火海都敢

因为你的孩子成了山里唯一的一名大学生

 

如果说学费的确成了一片债务的海洋的话

但让你始料不及的,是包工头是一头潜伏的巨鲸

当一年来的血汗钱被吞噬卷走之后

那些并不比天高的梦想,像浮云,愁雨

你曾是一名铁匠,却不能把现实敲打成你想要的形状

 

其实,回家的包裹早已打得比月亮还圆

你掩藏好了悲伤,凝血的眼睛正爬向这座楼房的高处

夜幕降临,远远地看下去大街灰蒙蒙的

但路灯隐约可见,是的,你小小的身影已爬上了楼顶  

对于你,自己的影子就像一颗耀眼的星星,似乎要焊接

这迷茫的天空和大地,可是对这个城市又有谁会真的在意

 

作者简介

马亭华,笔名黑马,曾获《诗刊》社“西部的太阳·中国诗人西部之旅”全国征文二等奖等20余次全国性诗赛奖项。作品散见于《诗刊》、《北方文学》、《星星诗刊》、《诗选刊》、《散文诗》等国内外报刊,入选《中国年度散文诗》、《中国当代散文诗》等多种选本。

 

◎ 一个民工从高楼上摔下来

 

天空有旷远的蓝,像时光的火焰

民工在楼群的夹缝中找不到一丝生存的空间

城府太深了,而命运,很瘦

在外打工的日子,要格外活得小心

 

一个民工不慎摔下来,上帝连眼睛也不眨

那坠落的一瞬间,大楼并没颤抖一下

一个民工的命比纸还要薄!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回家

步履是那样的匆忙,是否也砸疼了乡愁的神经

 

没有人会关注这样一起 “意外事故”

一个民工在下落的过程中到底想起了什么

他的那一刻是否很绝望,是否很需要一双翅膀

但对他来说,这人世间不会再有挽留

 

一个民工重重地砸在工地上,开一朵红花

扬起一些尘埃,像一只麻雀躺在那里慢慢变凉

在中国南方的天空下,我的民工兄弟啊

还有多少人从异乡的梦中惊醒,艰难地咀嚼着

一个时代的苦与痛,冷与暖

 

◎ 为命运奔跑的送水工

 

为命运奔跑,双腿像飞快的剪刀,剪着时间

送水工把命运安置在一双漂泊的鞋子里,一刻不停息

不舍昼夜,太阳和月亮是您替换的第三只轮子

磨难多舛的鞋子啊,成为他的乡愁的卧铺

风吹日晒的日子历经磨难,洒的是汗磨出来的是血

陌生的城市被您的脚步一一擦亮了

 

当风吹进一个人的肠胃,您也许有点饿

但是您很倔,也许您心里想着跑起来就不饿了

别人十年汗水您一天淌完了,别人十年苦难您一天受尽

您跑着步去送水,您饱尝艰辛,您把劳动当成了快乐

顶着一个火红的太阳像顶着一棵美丽的向日葵

我每天都被送水工这样的精气给感染着

 

我忍不住要了一桶水,当我问起您为什么那么拼命时

您语速飞快,用四川话给我算起了一笔账:

“一桶水能挣一元钱,一天可以送30桶,就是30元人民币

一个月就是900元,一年就是一万多块钱啊,一万块啊!

刚好够女儿上大学的费用!”说到这里您又跑起来了

风的歌唱,来自灵魂的巴掌,您的声音把我打得生疼

 

◎ 建筑工:都市丛林中最卑微的麻雀

 

沙子、水泥、石灰、人、钢筋、梦想、搅拌机

高高的脚手架上,一群忙碌的民工像不像

一群蚂蚁,像不像一群灰色的麻雀

像不像一把抛洒出去扎在卑微的命运中的生锈的铁钉

请阳光扶好摇晃的梯子,顺着玻璃爬上去

生活挤压下的骨头在城市的边缘,艰难地拔节

 

坚硬的水泥丛林中显然筑不起属于自己的巢

扎不下漂泊的根,一群灰色的麻雀带着泪花和牵挂

为他人作嫁衣裳,即便汗水打湿了身子

一旦大厦在呻吟中建好了,它的高度却把民工的目光

再一次撞伤,请收藏起您的泪水和屈辱的一生吧

这城市凌乱的舞步比想象的还要疯狂

 

空荡荡的世界只剩下风,却不能把民工的泪花吹灭

城市在蹦迪,为一座城市哭泣也许不值得

可拿不到工钱的打工者啊,命运比落叶还荒凉!

您啃着馒头就咸菜,突然又想起了揪心的故乡和儿女

也许明天拿到了工钱,就能卷着铺盖回家了

您想着想着,眼睛一闪一闪的,好象碗里发现了肉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