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刘虹:打工的名字

337

A

 

本名  民工

小名  打工仔/妹

学名  进城务工者

别名  三无人员

曾用名  盲流

 

尊称  城市建设者

昵称  农民兄弟

俗称  乡巴佬

绰号  游民

 

爷名  无产阶级同盟军

父名  人民民主专政基石之一

临时户口名  社会不稳定因素

永久宪法名  公民

家族封号  主人

时髦称呼  弱势群体

 

B.

 

打工的从名字中接生自己,从泥土深处

摇曳而出。一棵草,举着风中的处境

与一坡拔出泥的兄弟,赶往被命名的路上

传说中的兴奋和远方,把他们提前充满

 

他以抓阄躲避命运,小小心愿一藏再藏

不知道将为怎样的手所倾注

他用俯身来仰望,从忍不住的汗滴里

看到一天的蓝,不是为自己摇晃

 

进入城市的赌局,赌注就是自身

名字是惟一的本钱。扣留,抵押,没收

所有防范和惩罚都离不开交出身份证

打工的惶惶如丧名之犬,作为名字的人质

他时常感到,名字对自己的敲诈

 

他是被拖欠工资,又被拖欠名字的人……

 

C

 

打工的名字像成年期拐不回来的儿歌

在语词上响亮,在语法里暧昧

 

它作复数,被称作人民

君临于许多报告,属于客串性质

它作单数,就自称老乡

穿过城市的冷与硬,以便互相认领

 

它发高烧打摆子都在媒体

高兴时,被摆在“维权”的前面作状语

生气时,又成了“严管整治”的宾语

过年最露脸,在标题上与市长联合作了一天主语

 

此外,它总是和鱼建立借代关系——

车厢里的沙丁鱼,老板嘴边的炒鱿鱼

信访办缘木求鱼,医疗社保的漏网之鱼

还有美梦中总想翻身的咸鱼……

 

它在外科截肢内科祛毒急诊清创妇科打胎

常常被写成简化字异体字和丢了偏旁部首的错字

使它在病历内外都摇摇晃晃站不稳

 

D

 

打工的名字被烈日和冰雪轮番擦拭

来不及过渡频频错位的表情

 

它湿得拧出水,年初民工潮弄湿大半张地图

年尾挤胀邮局的汇款,是它干燥的一种方式

它平时不干不湿,像一块来自冷泪的玻璃

清清醒醒地,隔开别人的风景

 

它顽强地浪漫过,把“打工诗人”的雅号

插活在《诗刊》,光长花朵不长饭

它有时铤而走险号称亡命之徒,不过是

把自己扔下楼顶,为讨讨不回的工钱

 

它在新闻热线的投诉名,是屡遭侵权者

而“严打”的枪口,曾把它圈入预备役罪犯

是居委会不屑造册的——暂住人口

是城管办早就瞄准的——脏差乱

 

你在他乡还好吗?常回家看看……

打工的名字挤在电台点歌节目里互相取暖

 

E

 

此刻,打工的名字好奇地从这首诗里往外看

天还是这样蓝,水还在照样转

只是各色人物的名字与时俱进——

先富起来的,精英或高端的,领子白的

经济犯罪或政治腐败的……最后还有

性服务工作的,都在小康花名册上堂皇就坐

 

打工的名字,为找不到座位暗自羞惭

 

它决定对内作一次机构精简,首先去掉

那些好听但没用过的学名尊称和封号

重新起用曾用名,至于临时户口名悄悄地

暂时别报,当务之急是把讨厌的时髦称呼n次方

再乘以负数,算算最后值是梁山泊还是

梁山伯——哦,如果所有伤心都能化蛹为蝶……

 

打工的,在改名字之前做着最后的盘点。

 

作者简介

刘虹,深圳商报主任编辑,第七届广东省鲁迅文学奖得主。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