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曾山下:4月,我的两个乡亲从广东回来了

335

两个在村子里失踪了好些年的乡亲

20074月清明节过后的几天

相继回到了村子,和他们一起回来的

是他们疲惫不堪、病入膏肓的身子

 

他们在很多年前的春天离开村子

又在很多年后的春天回来了

 

年纪小些的,他的名字叫曾德玉

一个年轻时在村里蛮不讲理的石匠

他的左邻右舍们在和他以及他的婆娘

相骂时,从来就没占过便宜

石匠和他的婆娘去了深圳某个小镇后

他们家的几间房子就一直空着

他们家搁在走廊上的农具和板凳,落满了灰尘

 

石匠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在他们离家之前

已经在深圳某工厂的流水线上过了几年

并不轻松的日子。他们家空着的几间房子

70岁的老光棍德质看守着

他每守一天,能够从德玉那里拿到一块钱

德质是德玉多年的邻居和敌人

他们经常打架,偶尔也一起喝酒

 

现在,石匠回来了,用早就拿不稳凿子的手

数钱给比他更老的德质,他还给了德质一包

软装的红豆烟,然后他抽出两支烟点上

一人一支,坐在那条长长的木凳上吞云吐雾

一支烟只抽了一半,石匠就咳了十几声

他肝脏上的数不清的癌细胞正一点一点地扩散

石匠也许感觉不到,但他知道是该和所有的邻居

握手言和,一起分一包烟抽的时候了

 

年纪稍微大一点的,她的名字叫银香

她和她的绰号叫“猴子”的丈夫,长期不和

结婚多年,他们摔碎了许多碗碟和日子

尽管如此,两口子省吃俭用

盖起了当年最“流行”的红砖房子

养大了一个女儿和两个儿子

 

银香家五口离开村子后

他们家一直没雇人守房子。据说

所有的门窗都是从里面用木板钉死的

他们家的走廊由邻居齐升占用着

他把收回来的各种破烂堆放在银香家的门口

婆娘被人拐跑了的齐升,和他收养的女儿

经常在银香家的走廊上吃饭,厮混

 

几年前,我在东莞一个叫大朗的小镇

遇见了银香的比我大几岁的二儿子

他和村里另外几个二流子

在大朗的马路上趾高气扬地走

他们中的一个人告诉我,几个小时前

他们劫了一个工厂设在厂外的女宿舍

他们请我喝酒,请我抽烟

请我在街边一间糖水店喝八宝莲子粥

分手后我们就再也没见过面

在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

银香的二儿子和村里另外一个二流子

还关在北方的某个监狱里

 

这些年,银香一直没回过村子

我不知道和母亲年纪相仿的她

是怎么度过异乡的岁月的

是不是仍和丈夫住在一起

两口子是不是还彼此恶语相向

已变成老人的他们是否还有力气

摔碗碟和早已分不开的日子

 

现在,银香也回来了。她生了和德玉一样的病

身子却比石匠还虚弱

她没有力气搬走齐升堆放在她家门口的破烂

也没有力气推开从里面钉死了的门

这一切都是齐升与和她一起回来的丈夫替她做的

生了这样的病,银香可能自己也不知道

60多岁的她还有没有时间

等二儿子从监狱出来……

 

写于2007411日凌晨2350。我是从电话里面听到这两个乡亲的名字和他们回到村子里的事情的。心情立刻变得沉重。于是在一个小时内写下了这首长诗。

 

作者简介

曾山下,笔名,本名曾文广。广州《致富时代》编辑部主任。湖南邵阳人,现居广州。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