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生思潮作品
庞清明:南方乡镇 (组诗)

334

 ◎ 秋日传真

 

南方乡镇 拖网中倦怠的鳗

不见伤痕和惊恐

秋阳的偏斜  过早地犯病

由近及远的光学变化

若隐若现的气体贯注

移向香樟  大王椰  木棉的顶部

攀上马赛克贴面  电视塔尖

往西式洋楼与花园别墅汇聚

 

更前方靓丽的工业村  标准厂房冒着蜃气

贵族中学飘扬的国旗和粤味English

课间操  循环赛事  拉长的哨音

高速公路飞奔的双层巴士和大货柜

甲壳虫把破铜烂铁贩进博物馆

秋日的万物  落叶和清盘

煽情的乡镇  恶作剧结束前的虚脱

火般的呓语  颓败的残梗

银鹰  百足蜈蚣和黑匣子

 

暖风拂逆老翁的鬃角和胡桃仁的半生

蚂蚁挡道  后视镜流逸出

世纪末变乱的美学——

跛足的公狗没赶上交配

南方秋日  热力消退的潮汐

当贵妇人从庸懒的心事抽身凝眸

遭遇迷蒙的天空  折翅的箭

花瓶  丝语与无限的喟叹相混淆

被地租  骰子的闪亮  高利贷的

雾状冲动击倒

 

升降机传递置业者的醋梦

大理石砸向废弃的木料

倒悬的原油桶滚落阴沟

断续的啸叫若遗漏的水

这些玫瑰的亡灵  鸟粪  落日的幻象

沿饥饿的地曹  催发新生命

 

作者简介

庞清明,东莞文学艺术院签约作家。中国“第三条道路”诗派主要推动者及代表诗人。作品散见《诗刊》、《星星》、《作家》、《诗选刊》、《四川文学》、《上海文学》等报刊,出版诗集《时辰与花园》,作品收入《中国最佳爱情诗》、《中国新诗白皮书》等文献。

 

◎ 幻变之镜

 

疯长的南方龙体  乡镇的畸变

燠热的炼狱飞起的凤凰

麦秋的谢幕和空气呛鼻的油污

文明转型期物欲横流突破的边界

信仰的空乏  凼仔引发的火焰

终不能针眼跳大象

 

黄土之恋和脱臼的阵痛

丢失家园的镇民玩起空手道

铸犁为剑的后生  频频

考证大师的歧蹄  综合呓语症

躲进真理空档发福的伪先知

必需树立艰忍的乌有之敌

心宽体胖  肚脐翻出的家常俚曲

那些悲怆的不成调的蜚议

那些粗枝大叶的草莽英雄

面对死亡的罅隙停摆待擒

黄昏的蝙蝠兽  谁来应对

 

雨后的庭院  夕光返照蓬壁

被饥饿的兴奋驱逐的寄居蟹

战斗在摇篮孕成  胀大

池塘泛起的抗衰体植物

一天的蜉蝣  鼓舌的虎皮鹦

独霸墙角的长脚蛛暗中得手

曲廊亭榭的鞭炮花爆出冷门

风中转体的事件  园林彩陶

交尾的蝴蝶褪尽银粉紫粉

 

卡车拖曳异乡献艺者的授带

烂妹的梅额香脖子  樱唇吐翠

走街串巷的烤蕃薯的江西表亲

把持路口经营麻辣烫的耗子兄弟

与日累进的镍币收藏者

麋集大岭山广场的散兵游勇洗痛阳光

强打精神的玫瑰  春情乍泄

一树桃红柳绿油  一帘幽梦

荔花蕉林的月夜充满神秘的暗示

往倦怠之脸傅粉的夜猫

用塑胶胸乳取悦诸公大佬

嗜腥揭痂者  不易觉察的哑屁

 

麻雀浪掷的生命  烟枪戳害的君子

饕餮之徒的美食靓汤

如鱼得水的奸商抽空法律

病变的腐竹  未经检疫的

流野膘肉搁上案几

凸显在莲花瓣上的新城

校园喧嚷着童子军的仪仗队

“奔驰”与“宝马”在联网高速公路巡回

谆谆教诲的寿仙  半截身段沉沙

木棉树的掌声引发伤感的雷鸣

激活一片燃烧的冰凌

 

◎ 无限的话题

 

这个无限的话题萦绕一生

这个光荣与梦幻的中国概念

牵动华尔街股市  紫禁城的神经

太多的美丑善恶  时尚的外延

不断演绎人间的悲喜剧

我躬缝其中  点数人民币也诅咒无能的诗意

珠三角延绵的山脉纵横的河叉

成为淘金者的码头  新客家的圣地

迅速膨胀的标准厂房像酵母似森林

诱使少男少女作别课桌踏上征程

诱使壮汉抛妻辞母离子前赴后继

奉送了青春也耗损了生命骨质

理想的背脊伤痕累累

让肮脏的苦行僧驻足惊惧

 

我再一次被隐忍的激情感动

仿佛8年抗战让我腹背受敌

为经济版图的扩张  司库的充盈

为实践“三个代表”  “白猫黑猫”论

为豪华公寓旁需要反哺的农田保护区

为家具之都与荔枝之乡的艰难对垒

为遭遇劳资纠纷与工伤的寻找法律支持

为凋零的爱与破碎的婚姻再次呛声

功成名就的螃蟹竖起大拇指

我怎能用本报讯和摄像镜全程跟进

却在半夜细密的诗学里拨乱反正

大道上车马喧嚣  打工的浪潮此消彼涨

恬不知耻的“三陪”继续色飞眉舞

权利与私欲掏空的金元帝国摇摇欲坠

我冷眼旁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独自应对整个南方乡镇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