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维权事件作品
陈今:我以父亲的名义

296

        题记:谨以诗人邓诗鸿《沙兰镇祈祷词》前言作此诗的背景介绍:“每一个有责任感和同情心的诗人都来为黑龙江沙兰镇88个死难的中小学生献诗,而不应该对此巨大的灾难视而不见,这远比那些虚情假意玩弄文字游戏的诗歌更实在更有生命力。在情感剥离﹑思想抽空﹑灵魂缺席﹑人性真空大面积覆盖诗坛的语词丛林中,那些挣扎着的芸芸众生,渴望诗人们二度觉醒。诗人们,请将你们的痛感还给语言,请让诗歌面对生命面对万物不再麻木。”

再忙,我也要写几笔;
再坚强,我也忍不住啜泣; 
如果能给我机会让时光倒流,
我愿站在学校的泥石流里张开我的双臂,
拉住一个个和我女儿一般年纪的生命。

我用泪水量了从一年级教室平房,
到对面楼房的距离,
“水到脚背才感觉到了” (1)!?
我不明白一个班的小朋友会只有一位幸存?
我断定,小朋友没人在意!
所以我更加哭泣!

教室内墙的斑斑手印如此的触目惊心(2) ,
那不是战争,他们也不是战士,
他们在死神手里挣扎为何如此惨烈!
我想当时没有一个孩子来得及想该怪谁?
因为他们习惯了老师是上帝!
可是这些上帝,你们当时在那里?

我不能苛求校长象舰长,
永远最后一个撤离阵地,
可是88个孩童的生命啊,
是晴天霹雳,让我永远无法安宁!
不管那些昏人愿不愿意, 
“88”之忌在我心里,也一定在你心里。
我希望能有一座祈求孩子永生的碑
雕出88朵不凋的黄菊,即使每年雨季来临
他们依然永世怒放……

注 (1) :媒体报道当时遇难学生“水到脚背才感觉到了”。
注 (2) :洪灾后媒体曾发布人们在现场拍下的遇难孩子在水里挣扎抓出的深深爪印。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