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维权历史作品
韩杰生:送别

260

反右时期及反思

——为反右五十周年而作

◎ 送别
  
单位大院空气窒息
站在人群背后
我尽力不流出眼泪
默默地窥视那寒栗的场面
  
一个个低着头驼着背
扛着自己的铺盖卷
随着一溜人犯
先后吃力地爬进了囚车
  
没有一个军警
唯有目光如狼的书记
亲人间没有叮咛嘱咐
友人间没有道别示意
  
在沉默无语的人群中
只有低头的斜视
只有内心的祈祷
只有胆怯地眼泪擦拭
  
此别是否有会期
此别或许是生死别离
没人敢问他们哪儿去
没人敢问他们有没有回期
  
车子渐渐走远
人群无声地散去
留下铅一般的沉重
留下拊心泣血的长夜
2007. 3. 5 .
  
◎ 爸爸什么时候回家?
  
小弟的发问
让妈妈悲愁交加:
爸爸到哪里去了?
他什么时候回家?
妈妈噙泪哄着小弟:
爸爸到远地出差
一年半载也回不了家
  
年终了,小弟又问:
爸爸怎么还不回家?
我非常想他
坐汽车不是很快吗?
妈妈哽咽地说:
爸爸走的路很艰难
汽车太贵,我们坐不起呀
  
小弟稍稍长大
知道爸爸被抓
在艰苦的地方劳改
十年也不能回家
从此就再也不问妈妈
  
不久
小弟看见妈妈抽泣
劝妈妈说:
别哭,妈妈
我长大了挣钱
让爸爸坐汽车回家
妈妈忍不住大哭
小弟受到很大的惊吓
  
爸爸再也回不来了
我哭着告诉小弟:
爸爸已经死了
只能过年祭祖时
请爸爸的灵魂回家
  
过年那天
小弟又问:
妈妈,什么时候祭祖
请爸爸回家呀?
妈妈泪如雨下
连忙制止弟弟:
这是封建迷信
以后千万不要再提它
  
小弟已经人过中年
饱含半世纪血泪
带着孩子流落他乡
孩子也曾问他:
爸爸,什么时候回老家?
小弟辛酸地说:
老家,早已被毁掉啦!
2007. 5. 5 .
  
◎ 妈妈临终的话
        
在我的心底
妈妈临终的话铭记至今:
你爸爸死在白湖
没有骨灰
遗物也荡然无存
我走了,到下边去找他的魂
你们一定要去白湖找回他的原身
  
我年年去白湖苦苦找寻
湖中的水逐年枯竭
终于有一年
成千上万骷髅在湖底现身
寻找亲人尸骨的人越来越多
谁也不知道哪根骨是自己亲人
无奈中只好随便检一根权作象征
  
骨头埋到了漫山遍野
亲人的泪洒遍了内外长城
中原大地就是一个巨大的墓地
那里埋着爸爸和无数受难者的原身
我虔敬地告慰在天父母
一个永不消失的纪念堂供奉着爸爸的英灵
2007.5.7.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