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维权历史作品
武汉新华农东方红战士吴克强:放开我,妈妈!

259

文革时期及反思文革

        编者按: 文化大革命是中国国内一場由共产党党内的政治斗争演变而成的全国范围内的重大政治运动, 始于1966年, 其间爆发过无数民众组织派系之间的武斗事件. 本诗反映的是中国城市武汉当时的一幕.
        与反右运动一样,文革是中国历史中悲惨的一页,由于中共党内的权利斗争, 人民备受愚弄, 漫长十年整个国家陷入 “打砸抢” “武斗” 恶梦, 即使中国共产党自己也将它为定性 “十年浩劫”.朦胧诗人北岛等, 应属这代人中从噩梦醒来否定浩劫维护自己免于愚弄免于恐惧权利的代表.本诗则相反, 反映的正是当时人们陷入愚弄的狂热激情. 之所以将此诗选入本集,意在从反面控诉那段邪恶历史.

        作者题记:随着文革形势的不断发展, 1967年5月武汉一夜之间出现了一个名为“百万雄师”的庞大组织. 这个组织的核心力量是“红武兵”. “红武兵” 是一个由政府武装部系统基干民兵为主体而组成的半武装性质的组织. 当时由各大中学学生力量组成的造反派特点是搞文斗, “大鸣大放大字报”, 而与造反派对立的“百万雄师”则是武力行动, 搞武斗。中国的政府总理周恩来定性反对“百万雄师”组织, 而文革的肇事者毛泽东则不以为然, 要造反派正确对待参加“百万雄师”的普通群众。
        6月初,“百万雄师”开始进攻多个造反派据点, 制造了多起血案,死伤人数少则几十, 多则数百, 整个武汉城市气氛恐怖。见势不妙, 中央来电严厉指责武汉军区,说“武汉目前的武斗极不正常,‘百万雄师’对一些单位的围攻必须立即停止。”得到中央声援, 武汉水利电力学院等单位的造反派学生,开始修筑防御工事, 以应付可能的进攻。
        本诗是面对着“百万雄师”的大规模屠杀,作为造反派之中的一员, 儿子对担忧的母亲所说的话. 诗中 “百匪” 是指“百万雄师”.

放开我,妈妈!
别为孩儿担惊受怕。
我们的战友遍天下,
"百匪"的长矛、匕首算得了啥?
我不愿做绕梁呢喃的乳燕,
终日徘徊在屋檐下;
我要到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学游泳①,
去迎接暴风雨的冲刷!

放开我,妈妈!
你可还记得哥哥桶职郑?
为了取得抗日斗争的胜利,
二十年前,爸爸牺牲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屠刀下,
人民政权的奠基石呵,
洒满了革命烈士晶莹的血花!
而今天,在两个阶级决战的关键时刻,
哥哥高举工人战斗队的大旗,
却惨死在陈再道之流②的长矛、匕首下,
为了捍卫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他的生命迸射出了光辉的火花!

想一想吧,妈妈,
活着的人应该干些啥?
难道父兄的鲜血能够白流?
难道能够让武老谭②把革命造反派任意屠杀?
难道毛主席的革命路线不要捍卫?
难道能让资产阶级重新统治我们的国家?
革命者从来不在困难面前低头;
陈再道之流的长矛、匕首和水龙,
又怎能使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惧怕!

我走了,妈妈!
请您转告隔壁的苏蒙蔽和马大哈,
叫他们别再为陈再道卖命,
五元钱的贿赂③就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叫他们转告"百万雄师"的操纵者,
人类的罪犯绝然逃不脱历史的惩罚!
刽子手的痉挛,
显示出病入豪膏的虚弱,
魔鬼的疯狂,
只是死神到来前的最后挣扎,
光辉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革命造反派永远也杀不绝、压不垮!

再见吧,妈妈!
我们的最高统帅毛主席催令我整装速发,
阶级斗争的疆场,任我驰骋,
门庭梨院怎能横枪跃马?
等着我们胜利的捷报吧!
让我们欢聚在毛泽东思想的红旗下,
不夺取文化大革命的彻底胜利,
儿誓做千秋雄鬼永不还家④!
1967.7.

注: 
①“我要到阶级斗争的大风大浪中学游泳”:1966年7月中旬,毛泽东在武汉横渡长江,此后很快就有“要跟随毛主席在大风大浪中前进”的誓言,当时还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是“在游泳中学会游泳、在斗争中学会斗争。”
②“陈再道之流”:陈当时是武汉军区司令员,文革进入到1967年之后,军队开始“支左”工作,介入地方文化大革命,多数情况下都是与“保守派”和“当权派”一致的,对造反派采取压制态度。1967年3月17日,武汉军区动用8201部队抓捕“毛泽东思想红卫兵武汉地区工人总部”的负责人近500人,基层组织被勒令解散,此后造反派就由与湖北省委对立改而与军区直接对立,在1967年7-20事件之后,陈再道被免职。“武老谭”,其中谭就是指谭震林,当时是被称为“二月逆流”的反文革行动的代表人物之一,武老谭就是指武汉的谭震林,实际上就是指压制造反派的陈再道等人。
③“五元钱的贿赂”:在文革期间,为了压制造反派,各地当权派多有利用物质福利引诱一般群众参与压制造反派的行动,例如湖南江西等地出现过让农民进城打造反派,一天给十块钱的事例。武汉百万雄师组织的主要口号是“百万雄师过大江,牛鬼蛇神一扫光。”造反派改为“百万雄师过大江,牛奶饼干一扫光。”参加百万雄师围攻作战行动的人,有些金钱补助和物质福利,“五元钱”不是实际数字,而是借代用法,上文的“苏蒙蔽和马大哈”,就是说他们不问实际的政治是非,仅仅为少量的物质利益所引诱,含有蔑视和贬低意味。
④“儿誓做千秋雄鬼永不还家”:此句是隐括一副对联中间的句子,原文是“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雄鬼,死不还家。”这副对联是出自《红岩》一书。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13/09 05:29:52 AM
當年廣州造反派的砍歌《紅衛兵戰歌》中有一首歌的歌詞大致是:放心吧媽媽,你別為孩兒擔驚怕,敵人的子算得了啥?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我絕不做戀巢的小鳥,終日躲在母親的羽下,我要做展翅高翔的海燕,去迎接暴風雨的沖刷!……不知這詩和《紅衛兵戰歌》有關係嗎?—醉客
游客
   09/13/09 05:20:12 AM
當年廣州造反派的砍歌《紅衛兵戰歌》中有一首歌的歌詞:放心吧
游客
   09/13/09 05:17:09 AM
當年廣州造反派的《紅衛兵戰歌》中一首歌的歌詞是: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