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主思潮作品
郑小琼:耻辱

245

——给梦亦非或者我们这代人

1

我们在废纸上保持古老而优雅
内心灌满了耻辱,我们说着的
或者用汉字写出的,都不是
压在地球的轴心的沉重,我们
在纸上呈现自我的天堂与地狱
审判是艰难的,还有多少人
还有多少颗心,还有多少栅栏
与铁丝网,多少高深与莫测
我不能说出,窗外铁树开花
我们的羞愧来自沉默太久太深
我们在痛苦中宽恕脆弱的灵魂
我们在纸上结网,悬鱼于木梁
坚硬的正义如鱼刺,卡于喉间
我们不能说出的树木或者水银样的
坚硬而耸立的黑暗,如锋刃的刀
时间带着微红的月亮,它跟我
有着生与死的信约,它似悬于心头的
刀,收割着我老熟了的世故与幼稚
剩下不锈的爱,悲悯的心
一滴比血液更凝重的黑墨水开花
在白纸的虚无中写着重负的恨与罪
我们已沉默太久,沉默的额头
已长满皱纹,我们血肉间的
胆怯与懦弱,我们虚假的尖叫
遍布了我自己或我这个时代
我们侏儒症的世故让这些汉字羞耻
黑暗使我们惧怕,真相被禁止说出
我不知道,这个年代
内心的迷惘是一只什么样的鸟
它想适应怎样的动荡的灵魂
啊,别跟我说出这个词,它已让我
对自己充满了怨恨,住嘴吧,命运
在多年的沉默后,我已找不到它
我只是一个空心人,在活着
难道还不够!习惯了沉默的
耻辱,还要我,过早的
抛下青春与愤怒,我已欠满愧对祖先的
债务,他们用血用生命用伟大的爱
换来的祖国,却滋养我这个寄生的人
我触摸着乡村与城市的边缘,面对这些
爱的残余,我们的沉默将是抹不掉的耻辱

2

我望见的是云,是更高处的
眺望,不生锈的秋天与铁
我置身的,是广泛的失声的
人群,是沉默中的疼痛与愤怒
是暴虐的石头与铁,是文字
与秋天,是思想改造或者
肉体毁灭,是军队或者坦克
是纸上的失眠,或者倒塌的
力量,带血的蝴蝶落于伤口的
花朵上,去年已万树悲风
今年,一树忧郁的心在翻动
它们在石头间重现,这颗坚硬
而多变的心,它挤身进入夏天的
广场,澄清了星宿与预言,红色的
世界捉摸不定,需要用血和杀戮
超短裙,二奶们的脸,她肥硕的
臀部暗示着某种危机,摇滚里的月亮
与刺槐,你用朴素而明亮的修辞
或者来自印度的哲学解救一颗
痛苦而疲惫的心,这辞源原本是
一个粗俗的政治谎言,它耽于幻想
与哭泣,春天深居简出,冬天
心事沉沉,剩下夏天的血
压在我们的头顶,你在山中读书
用都柳江的水诠释死亡或者活着的风景
还有多少念头排列似樟洋路上的道旁树
往事张开了拳头,上帝仍然活泼而乐观
而我们却用诗歌承担着他的忧伤
我们内心因胆怯与懦弱欠着人间的债务
还不清,也逃不脱,连羞愧也不会被宽恕
就用对自我的怨恨来惩罚我们的命运
这些徒劳的写作原本比我还脆弱,它像
一块沉重的石头压着,内心的躁动
与喧哗,低语的百姓,官僚们晃动的脸
我们还要用它乞食,安身立命
等候它,烧完我们的肉体与灵魂
它的忧郁年年相似,我们结字记事
记着此刻,在人间,所有人的位置
记着这些角色,悲伤与欢乐,如果
还有人阅读与回忆,在印刷体上
问寒问暖,疼痛像盏高压汞灯
照不亮黑暗中的行人与雪堆

3

在一次次自我原谅的罅隙里生存
我们放弃曾经的理想,信念,内心
你借助着冬日独山的光与雪
辨认这些在黑暗中游弋的文字
追随良民与鱼群,在时尚或者
专栏的戏谑中,如愿以偿地
做一个充满耻辱却是孤独的人
那些深深的伤口已结痂,这颗
习惯了疼痛的心,它开始放弃
悲悯,长期无声的忍耐已冻成
坚硬的琥珀,在封闭的透明间
我会看到那棵不再生长的植物
它曾扎根在广阔的人群,隐蔽
生长着,因为,我们对人群
和世界,还有着隐秘的爱
我们不敢用诗歌的尖硬打碎
现实的屏障,只能用铸铁的沉默
与世故沉缅于现实幻觉的寂静
这是我们的羞愧,还是注定的
命运,在这个世界做不成一只
刺猬,天啊,但愿也不要成为
供人实验的小白鼠,希望与失望
原本如此的对称,你不能破戒而入
决心遁世山间,在克制与放任中
与世界保持孤立的距离,我还在
地狱样的工厂里寻找纸上的起义
耻辱再也无法换回良民的证件
内心不断地想像着一个人的革命
他们已惯了舒适的中产阶级诗歌
习惯了比喻,修辞,反讽,戏白
或者刀笔吏的委婉,在咖啡馆样的
词语度过许多光阴,你在山中
与巫为邻,读老朽者们缺乏的直面
真相的良知和勇气,读着年轻的
反智主义者的无知。疲惫的冬日
使人缅怀俄罗斯的春天,如今我们
已在沉默中度过了许多光阴,我们已
无脸再为我们的过去辩护,内心的怨恨
永无止境,它似明镜,照着我们的内心
卑微的黑暗,我在血汗工厂里写着
下等诗歌,或者下等人群的挣扎的
嚎叫,它们有着黑色的翅膀,在盘旋
在它的阴影里,我双眼刺痛

4

谁来安慰我们内心的孤独与迷惘
如果命里注定,我们在这个年代里
有着纯洁的脆弱,有着容易伤害的
敏感,每个词语在权力与欲望面前
它无法坚硬如初,窗外的阳光
照亮着这些纸,这些词,当我独自
饮啜着它的温暖,百叶窗前的植物
收回它的明亮,我沉浸在昨夜晦暗的
梦,盘旋在梦间的阴影与烈火
啊,我内心的哭泣,那只火鸟斑驳
油漆的心灵,啊,哭泣,请打开
这颗懦弱的心,含着隐痛
看自己的热爱正在碎裂,机台上
挤满了疲惫的灵魂,白纸上
站满了因为耻辱而孤独的人
我的光阴……流动的影像
落日里那排发亮的肋骨,如此酸心
你在山中,躲开他们鞭长莫及的游戏
在线装本的繁体字里寻找国家的记忆
深井里晃动梅花,暗音浮动
雾气弥漫,内心积聚着失望的黑暗
一切不再像从前,天空,也停止了泛蓝
阴沉似木鱼,敲打着紧张而突兀的人间
还要在这些字句间寻找先人们弱小的躯体
有勇气让命运呈现不可能的奇迹——意外的
常常使人心酸,守候不了美人们的垂青
我们的人生正被时代删改或者虚构
在字的横竖间闪烁着耻辱的斑点
青山飞鸟空绝,外面是粗壮的寒冷
疲惫已经爬满了都柳江,冬天的潮水
泛滥,冷的翠袖与暖的青烟,我不知道
我会不会跟随他们一起,说出更多的谎言
内心的愧疚似蛇在噬咬,它腹部的花纹
凶险而美丽,剩下耻辱,悔恨,倦意
像我们这个时代,这些文字将被意识形态
骚扰,在畏惧与颤栗间,我不敢说出
却只能隐匿于人海,做一个失踪的人

作者简介

郑小琼,中国“打工诗人”诗派代表人物。2007年获得“利群*人民文学奖”,受到国内文坛广泛关注。曾参加第三届全国散文诗笔会、《诗刊》第二十一届青春诗会。 作品散见《诗刊》、《山花》、《诗选刊》、《星星》、《天涯》、《散文选刊》等报刊,作品多次入选年度最佳等选本。她的诗歌充满了对世界不公平的挑战和蔑视,字里行间充斥着揪心的力量,被认为是中国文学界新世纪“民生思潮”的代表人物之一。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