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維權詩集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编者公告
六四工运领袖范士贵自四川地震灾区发来的报告《我在灾区》(连载一)

2394

今天得到我的难友范士贵发来的他曾在5月中旬去到四川地震灾区援助灾民的经历,很感动,为他的奉献而骄傲。 

 

当时,在我进湖北第一监狱服刑时,他已因为在监狱写《狼的嚎叫》正被关在小号子受审,传言有可能被加刑。当时因为收藏和将他的《狼的嚎叫》传出监外,政法大学毕业、正受狱方器重、监狱政委的秘书、被物色为监狱团委书记人选的宋干事被拆职下放为底层干警。听到他的事迹,我感动且佩服,内心称赞这是一个人物。后来我们在狱中相依为命,度过了人生苦难时光,那是人生中不可磨灭的珍贵。

 

 他出狱后,妻子离婚,家庭成员多人英年早逝。生活给了他很多的磨难,但他没有被打到,我为他能勇敢的接受生命的挑战,并坚韧不拔的侍奉主而感到骄傲。

 

他是人民大学毕业,曾在湖北省工会工作。也如一样因为参与组织湖北地区六四运动被判刑。刑期是五年牢刑,三年剥夺政治权利。

 ----蒋品超,07/28/2008,洛杉矶

 我在灾区

范士贵

     我和一个基督徒小组在灾区已经一个星期了,因为没有电,没有上网条件,无法向大家汇报。今天有事来到成都,在一个网吧里向大家汇报。我们所在的地方是绵阳安县永安镇向阳村13组。这个组位于山里,百分之九十以上房屋都严重垮塌,不能居住,好在地震发生时正好阴天,村民都出去干活了,基本没有伤亡。我们二十一号第一次来到向阳村时,村民食品、物品严重缺乏,特别是没有遮风避雨的地方,村民都在简陋的窝棚里惶惶不可终日。我们把食品发给他们时,他们眼含泪花,感谢党感谢政府,实际上我们提供的食品都是用弟兄姊妹们奉献的金钱购买的,政府没有给我们钱,但是乡里和村里干部都欢迎我们。

 

站在倒塌家园的小女孩

      我们刚到灾区时,因为政府人力有限,具体帮助还没有落实到偏远乡村,很多灾民在地震的头几天几乎没有得到什么帮助,往往四五天只得到一根黄瓜、一包方便面,灾民有很大怨言。我们告诉灾民,政府现在忙于地震中心区的抢救工作,暂时还没有精力顾及到你们这里,你们不要着急,你看我们不是来帮助你们了吗? 

     可是政府对我们基督徒有误解,第二天就把我们一个基督徒医疗救助租的成员全部扣留,不允许以基督徒的名义参加救灾。没有办法,我们只能以红十字的名义参加,还好红十字会没有为难我们,派出所也把扣留的弟兄姊妹们释放了。

     看到灾民的悲惨状况,我们心里非常难过,尽量筹集资金、购买食品分发给灾民,使几个村的几个组村民能有几天的口粮。前几天余震非常多、也很大,我们晚上睡在帐篷里,经常感觉大地在晃动,心里有些莫名的恐惧。一下雨我们就只能呆 在帐篷里不能出来;太阳一出帐篷又像个蒸笼,我们只能在树荫下呆着。在野地里埋锅造饭,好几天吃不到肉,买菜也要到山下山下很远的地方,手机充电也要下山。吃水要到很远的山上往下背。

          不行,没有时间了,要去办事,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写,而且现在精力不济,一个星期没有睡好,身体有些虚弱。等返回北京,体力恢复后再写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
游客
   09/20/08 11:32:33 AM
握手。
游客
   08/01/08 09:14:55 AM
我爱看这贴切生活的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