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主思潮作品
冯楚:中年的亢奋

236

——致第二届珠江诗歌艺术节

伟歌! 伟歌 !时代的伟哥!这无耻的旗帜
我站在珠江诗歌节的门口,仆人的脸如诗人的屁股
他们站立的姿态如同皇帝,无人邀我,我不想介入
面对天河城,罗马家园空中的宫殿
珠江的黑水开始发亮,发蓝.
诗人和资本家合谋,大量的人民币、广告纸、以及酒和尿液投入
政治婊子的人文关怀,封建主义的资本交易
市场机制和这个时代的性,大学教授同文学批评家排成长龙
等待分类、出售、签名,白领、灰领们,夹在暴富者的队列
他们歌唱自由幸福、帝国的福祉
   
发福的GCD(1)人,高举先进的旗帜,黑夜中桑拿城走出的红色村长
点燃诗歌的火把,把人性的光亮涂抹在肉体堆叠的长街
人民公园、政府大楼、法院,检察院,现代化博物院
血肉筑成的长城,诗歌的象征,先进文化的隐喻
招商热线直通车间流水线、治安联防队、三陪女和被丢失的下水道井盖
构成诗人的陷井,多少饥渴的肉体遗弃在午夜深处
弥漫着超市、性病、平民游医的季节之声
   
人到中年,我仍无法停止这大街内心深处的昂奋
核武器的燥音和着我的上升,在车轮与骨髓的倾扎中
伟哥,伟哥,我从不需要这洋玩意的安慰,美国精神
在诗歌的阳萎中,杯盘狼藉,这春夏之交
一阵雷雨打过我的头颅,于无声处,我双肩颤抖
惊悸这季节的轮换,已经逝去的亡魂,诗歌节的钟点
在六月,直入虚空的殿宇。一只独鸟在没有天空的花园
剌耳的尖叫,是呐喊或嚎叫,我无从预知分辨
  
新生的左派们不敢命名,我高昂的旋律
来自背叛者的暴动,强奸、意淫或者爱,以伟哥的名义
假冒伪劣贴上审美的标签,瞧!广州的诗人们
和资本家的宠物一起喝酒狂欢
以诗歌污染城市的行动,在南国的核心商圈CBD(2)
财富之城,啃食同一条内裤的精髓,以诗神的圣光
遮蔽来自内心的黑暗、卑贱和虚弱的美善
把人民无知忍耐当作高尚的智慧
  
我不怕日本是否进入联合国,那虚弱的席位让人
忘记耻辱与仇杀,这个国家的情绪,在网上签名,行动
反驳的声明在人性的博弈之阵,相扑的尊严如同猪狗一样动人
我学会用自由审美人类的一切,如同更年期的交欢
在女人的床第间,有多少战争不值一提
他们的无耻比抗日更深入,更彻底,我无法介入
这高昂的热情,民族主义与爱国情结,我们伟大的遗产
将我扫描得通体透明,只有个人的内心肉欲暴动,贪婪盛行
这座城市的心脏,如果她还有心脏,也只是
一堆机器在人血的催化下不停地疯狂运转
在我中年期里,在黑暗的春天,死灰复燃
  
死亡立着的丰碑,辉煌的诗歌盛宴之夜
一座城市的巨大麻将桌,牌友、赌徒、枪手
和黑帮的男女们汇合,抢劫犯和小偷暗自行动
自豪地狂笑,高唱天下和谐、共和国正把权利赋予人民
农民工总是要爬上市长大厦的脚手架讨要工钱
他们在诗人的玫瑰酒杯里,如坠落的黑苍蝇
蚁民们在付完苦难的肉体之役后,进入麻醉的游戏
下井、打牌、买卖身体,子女和墓地
听主子们高声歌唱伟大复兴、国富民强
  
今夜我兴奋异常,无法阻止恶咒之声
一只独鸟在没有天空的黑夜尖叫
只有一只翅膀,另一只已经丢失在过去的恶梦
无法找回时代的影像,我形单影只在他们遗忘的记忆里飞行
穿过我的更年期,诗人们在醉酒中停止嗥叫
历史的大希之声倾示耳,从午夜一直到黎明
我无法不妒忌、仇恨和愤怒,伟哥,伟哥
你这无耻的诗句,在诗歌节的燕尾服上
在女人们虚张肉感的双峰,除了贪婪就是占有
诗人以投降的姿态,将酒杯当作武器投向城市的黑洞
  
珠江,东江,进入海洋的潮起潮落
诗人说从来没有到过大海的深处
同海啸的狂怒与宽爱,把我的恶咒扬起
哺育和净化着人民的财产如同冬季革命
我和他们一样交出身体、留下暴虐和挣扎
打下多少尚未出世的胎儿,献花于我的祖国
政权、这个民族的色素,催泪弹、春药、假奶粉
以及非典、梅毒,爱滋病患者,在红旗下的蛋里
阴阳八卦术的北京摇滚乐,继续扫荡我的中年之交
一直到我的兴奋的和宿命的家乡
  
我仍旧无法歌唱,只有愤怒和疼痛、伤感
多多(3)!多多!自从你返回这座南国的城市
将我的墓志铭踩烂砸碎
诗人们纷纷交出失败之书,一个时代的耻辱
从此遗忘,就像遗忘战争、暴力和黑暗,从此远远离开
日本的血洗,八国联军的奸掠、白匪与赤匪的内斗
台湾也将在多元化的美国自由之穴
沉沦于没有主义的的酒沫里
让诗人饮之总是瑟瑟发抖
  
我依然亢奋、冲动如火如荼,不能自抑
除了哭泣、诅咒、仇恨、勇猛与渴望
我坚挺的如同炮弹,如果能炸出一条力量的潮水
将把这座城市淹没在一种悲壮中
伟哥,伟哥,这耻辱的诗句
今晚我多么需要钱、车子、房子和祖国的爱
供养我即将出生的儿子,他选择一个诗人做为父亲
这多么不幸
  
在这豪华的盛宴,我无法不拒绝进入
只有这中年的亢奋,留给儿子和妻子
这无耻的岁月,在诗歌的荣耀中
让儿子为我守恒
诗人说:我要活出贫穷(4)
只有这诗歌的旗帜,飘浮在木棉花火焰的夕照中
彰显我的荣耀与耻辱,儿子将记住我的耻
我决不停止呼吸!决不!永远的耻

   (2005年4月15日,第二届“珠江诗歌艺术节”在广州罗马花园空中花园举行,多多、王小妮、徐敬亚等成为主角。在此之前,林贤治作“好的作品才是诗歌节的旗帜”一文,提出“时代的痛觉”以警醒后现代诗人,读后有感作此诗)

注:(1)“GCD”是“共产党”汉字拼音每个音的第一个字母。
   (2)“CBD”中国南方某核心商业圈名称每个音的第一个字母
   (3)多多,中国文学界称他为“朦胧诗人”,但他不认为中国诗坛曾有过“朦胧派”,更不承认自己是“朦胧诗人”
   (4)“我要活出贫穷”,黄礼孩语。原意出自蒋品超《中国现今诗人为什么要着眼现实的“贫穷”——关于严力〈关于诗歌的可能性〉》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