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民主思潮作品
赵思运:聋者

235

今年冬天特别冷
大雪裹着严寒
从北方一路铺满湖南贵州广东
以及更广大的南方
我的耳朵都冻坏了
冻成了木耳
通红的木耳 
乌黑的木耳

这个冬天
死寂的冬天
耳朵乌黑的冬天
我再也听不到千里之外的呻吟
听不到矿窑坍塌的轰响
流浪儿的哭声
去城里做鸡的女孩
被害死后她的妈妈的凄厉的哀伤
 
整个冬天
我在书房里咳嗽 
面对纸咳出血来不为伤心
整个冬天
我在书房里吐痰 
朝自己吐出血来不为绝望
我感觉体内的污浊无法排完
我终其一生在呕吐
 
大雪降满中国
压跨了一切真实
再也听不到开会的声音
广播的声音 
电视的声音
听不到新闻的声音
甚至连我自己内心的轰鸣
 
阳光一朵一朵地开放了
“冬天已经来了
春天还会远吗”
这是来自西方的预言
春天究竟会以怎样的方式降临?
那咆哮的春雷
我丝毫没有听到
 
我想听听祖国的心跳
但我看见了弥漫的大风雪
找不到心脏的方向

2008.2.1.

作者简介

赵思运,山东省郓城县人,中国东南大学艺术学院博士后,中国大学人文研究会理事。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