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維權詩集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编者公告
维权诗集编辑出版总结之三

2182

《维权诗集》获得外界普遍的好评,令我很感动,而更让我感动的是《维权诗集》获得好评后,编顾委之间的祝贺、分享与真诚倾心的支持。

 

因为工作、生活的原因,我只能选定我善于的诗歌写作,而诗歌写作在我们这个圈子中是少数派,不易发表。记得我在2005年写了一首《唯有民主才会有平等与富足——为香港7·1大游行而作》投给奎德《观察》网,奎德很高兴,很快回信说:“诗作很及时质量很高,将予发表。可是我们不发表诗作,这次是特例。”虽然不久得到了奎德寄来的50元稿酬,但再没有寄去诗作。晓康《民主中国》那里,我在2004年寄去我的长诗《呼唤英雄》,晓康说他的网站不发表诗歌,因为没有录用,还很是抱歉了一番。倒是胡平《北京之春》发过我几首,因为我在其他地方不发作品,也不好意思,总往一个地方寄,就没再投去(近期金钟兄寄来多期《开放》杂志才知道,他那里发表诗歌)。为此洪哲胜兄专程为我来过一信,建议我能多写些时政文章,可是由于我的生活特性与写作素养所限,尽管我希望有时间缓过来,但目前尚无这种打算。

 

因此,我除了在诗歌方面尚有一点发言权外, 而就综合影响而言,我们编顾委中比我的影响大的同仁太多。

 

譬如焦国标,就文章的影响力在从事民运的人们中应该屈指可数。一篇《讨伐中宣部》与其说是文章不如说是炮弹,《讨伐中宣部》既出,海内外炮火跟进,尽管随中共的存在中宣部还存在,但它在世人面前已元气大伤,合法性丧失殆尽。焦国标为诗集作序《五千年维权诗史》,气魄不低《讨伐中宣部》,为诗集添尽光彩。

 

譬如傅希秋,多次为内地维权人士铺路,安排与美国总统等国际政要接触,为推动国际社会关注中国宗教现实与帮助中国弱势人群方面做出卓越贡献,他自己也因此而获得2007年美国约翰李兰德宗教自由奖。在中国现今宗教与民主运动人士中应了不起的活动家。多次为《维权诗集》宣传放下手中的工作接受媒体访问。

 

如果说余老、华叔和金钟兄的关爱与支持是《维权诗集》编辑团队的凝聚力,是《维权诗集》编顾委合作的基石,那么焦国标、傅希秋、周锋锁、曾建元、杜导斌他们就是《维权诗集》编辑成功的中坚。有他们的鼎立支持,才有维权诗集的最终成功。这一些是每一个亲身经历的编顾委深有体会的。我们的编顾委是全球各地,尤其尚有国内同仁,由于事涉敏感,一些交流的细节不便公布。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