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  |  [維權詩集]首页 
博客分类  >  其它
維權詩集  >  评论、目录、图片
焦国标序:五千年的维权诗史

133

序:五千年的维权诗史

 

焦国标

 

《词综》是康熙年间朱彝尊编辑的一部词选,今天耳熟能详的那些唐宋元人词,绝大部分出自这部词选。朱氏是浙江秀水人,为该词选作序的是其同乡好友汪森。人们通常认为“诗降为词”, “诗为词余”,汪序破题第一句则写道:“自有诗而长短句即寓焉。”接着他举出一连串例证:“南风之操五字之歌是已。周之颂三十一篇,长短句居十八。汉郊祀歌十九篇,长短句居其五。至短箫铙歌十八篇,篇皆长短句。”最终汪氏结论道:诗与词实乃“分镳并骋,未有先后。谓诗降为词,以词为诗之余,殆非通论矣”。

品超命我为这部《维权诗集》作序,看到“维权历史”所收诗篇起于反右时期,不禁联想起汪森为《词综》写的序言。维权诗史何止起于反右,直可谓“自有诗而维权诗即寓焉”。《尚书·汤誓》里记载的“时日曷丧,予及汝皆亡”,非维权诗而何?《诗经》里《硕鼠》和《伐檀》可谓是的维权诗的直接源头。后世如杜甫的“三吏”、“三别”,曹邺的《官仓鼠》,白居易《买花》诗中的“一丛深色花,十户中人赋”和《轻肥》诗中的“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中的“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都可视为维权诗的名篇和名句。如此一来,说有诗就有维权诗,有文字就有维权诗,中国维权诗史有五千年,并不为过。

从夏桀王时代到胡锦涛时代,中国人民一直逃脱不了维权的命运,这究竟为什么?这是上帝对黄河黄土黄人的惩罚吗?是中国人整体堕落了,还是魔鬼撒旦差遣从夏桀以来的中国历代酋长、罪魁、元凶、元首,化身为人,祸乱中国,荼毒生灵?“天意从来高难问”,我不知道上帝在亚欧大陆东端安装一个五千年的中国究竟命意何在。

维权诗的历史有五千年,编一部维权诗集未必就非得逦迤收集五千年的诗作不可,就像虽然自有诗就有词,而《词综》也仅选录自唐至元的长短句而已。因而《维权诗集》收诗,上溯至反右,并无逻辑问题。不仅没有逻辑问题,反而可能是最适当的。冤由头,债有主,夏桀王的合法继承人早湮灭了,可是毛泽东的继承人还在中南海和中央电视台新闻节目里作威作福,他们应该接受当代诗人的嘲弄、讽谏、控诉和诅咒。

在我看来,中国五千年的维权诗史就要结束了。这个结论,我不是从当下中国的现实得出的,乃是得自西方的现实。在德国法兰克福出版的《欧华导报》月报,20075月号的第十八版刊登作者盛立中的一篇文章,题曰《高墙下的困境》。虽然题曰“困境”,文中写的却是奥地利和英国监狱里囚徒的“乐境”。罗马尼亚女孩卡雅已五进奥地利的监狱,至今“谁提让她离开监狱,她就跟谁恼”。为什么?监狱好。“奥地利监狱为犯人提供的待遇之丰厚令人心动。卡雅不但随时可以与她的母亲保持通讯联系,每两个月还可以将她在老家的父母请来免费食宿一周,其双亲从罗马尼亚来奥地利‘探亲’的差旅费还可以由狱方报销一半。”卡雅在监狱做工,“每月能够挣到500欧元,还不算加班费收入和狱方按周发放的‘先进生产者奖’,而卡雅在老家拼死拼活每月也只能挣700新列伊,约合200欧元。”

英国则自本世纪初开始实施“星级监狱”计划。这项计划规定,犯人将享用标准的星级单人间,内有独立的卫生系统和浴室,每个单人间配有彩色电视和录像机,装有电视卫星接收系统。44岁的米克罗尔因猥亵儿童罪,2003年被判监禁,入狱时不足200公斤。“但监狱提供的‘美食’令其胃口大开,整天过着吃了睡、睡醒再吃的日子,体重一路狂升,仅用两年时间,体重已达254公斤,成为英国最肥胖的囚犯。狱方每年被迫花6万多美元为其雇用一位专职保姆。”

反观《维权诗集》里中国囚犯、劳改、访民和普通民众的现实处境,与奥地利、英国监狱囚犯的处境相比,相差虽不可以道里计,但我相信专制统治已是强弩之末,中国人的苦难即将到达尽头。

香港《新纪元》周刊第三十八期(2007年)刊载一则小小的信息。挪威一张选票,身价1·5万克朗,合2700美元。该选票从挪威西部的桑纳纳寄出,在选举当天发现误寄。如重寄,选票将无法按时送到。邮政局最后决定重金求助快递公司,用民航和直升机在计票截至25分钟前送到目的地。这样的国家是不可能出产维权诗的。中国离这样的时代不会太遥远了。

 

                        2007213  柏林

 

 

给本文章评分:
    留言:
留言簿(游客的留言需要审核后发表。请遵守基本道德。) >>